伊拉克沦为角力场(国际论道)

  1月4日,伊拉克巴格达,数千哀悼者为苏莱曼尼送葬。
  哈利勒·达伍德摄(新华社发)

  新年伊始,世界的“火药桶”中东便弥漫着一股硝烟味。

  随着美国在伊拉克境内发动空袭,击毙伊朗特种部队总指挥卡西姆·苏莱曼尼,美国与伊朗的紧张关系不断升级。作为两国较量的最前线,伊拉克国内局势日趋混乱。对于这个久经动荡的国家来说,稳定与安宁似乎依旧遥遥无期。

       

  对抗升级 硝烟不断

  正在伊拉克发酵的这场乱局始自2019年底。

  2019年12月27日,伊拉克基尔库克北部的美国K—1军事基地遭到30多枚火箭弹袭击,导致1名美国承包商死亡,4名美国军人及2名伊拉克安全部队人员受伤。美国指责袭击是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武装“真主旅”所为。

  两天后,美军对“真主旅”位于伊拉克的3处目标和位于叙利亚境内的2处目标实施空袭,造成数十人死伤。伊朗外交部谴责空袭侵犯伊拉克领土主权,是“恐怖主义”,并且要求美军撤离伊拉克。

  2019年12月31日,众多示威者在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前集会,抗议美军空袭伊拉克。场面一度失控,示威者闯入使馆外院,与警卫发生冲突。示威延续到2020年1月1日。随后,美国将矛头指向伊朗,称其策划了对美驻伊拉克大使馆的袭击,并表示将作出回应。

  1月3日凌晨,美军无人战机对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发动空袭,导致包括伊朗特种部队总指挥卡西姆·苏莱曼尼在内的多人死亡。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再次遭遇围攻。伊朗方面誓言报复。

  美国与伊朗的对抗不断升级,作为冲突“第一现场”的伊拉克硝烟不断,一片动荡。

  1月4日,伊拉克什叶派民兵团队“人民动员组织”在巴格达北部再次遇袭,致使6人死亡、3人重伤。当天晚上,巴格达市中心“绿区”等地和巴格达以北一个驻有美军的基地又遭到炮弹袭击。

  今日俄罗斯网站报道称,伊拉克临时总理阿迪尔·阿卜杜勒·马赫迪表示,美国的袭击是“对伊拉克主权的公然侵犯”,违反了允许美军留在伊拉克的条款。美军驻扎在伊拉克的目的是训练伊拉克部队,并打击“伊斯兰国”极端组织。这次袭击可能引发暴力升级,导致在伊拉克发生毁灭性战争,并在该地区扩散。

  1月5日,伊拉克国民议会通过决议,要求伊拉克政府致力于结束任何外国军队在其领土上驻扎,并禁止外国军队出于任何原因使用伊拉克领陆、领水和领空。

  德国《明镜》周刊网站刊文认为,伊拉克可能成为美国和伊朗此番冲突的最重要舞台。一方面,美国最近已向伊拉克增兵;另一方面,伊朗将尽一切努力迫使美国人从这个邻国撤军。

  内部分裂 外部介入

  自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之后,伊拉克国内始终政局不稳。

  “长期以来,伊拉克政府虚弱,各派争斗导致内部分裂,给外部势力介入提供契机。各派也都寻求外部支持,以期壮大自身在国内政治体系中的话语权。不管是美国指责伊朗向伊拉克渗透影响,还是伊朗指责美国长期占领伊拉克,实际都是外部力量在伊拉克展开的博弈。”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王晋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。

  2018年,伊拉克新政府上台,形势并未发生根本性好转。

 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孙德刚向本报记者分析称,伊拉克新政府上台以来,试图奉行平衡政策,避免在美国和伊朗之间选边站。但是,伊拉克面临严重的“发展赤字”和“安全赤字”,经济困难,政局不稳,不得不在经济上和安全上依靠外部援助,这给美国、伊朗、沙特等国在伊拉克扩大地缘政治影响力提供了机会。“伊拉克成为继叙利亚、利比亚和也门后,又一个大国地缘政治争夺的主战场。”

  不过,美国与伊朗近期在伊拉克的这番“叫板”,尤其是美军炸死苏莱曼尼一举,仍让国际社会意外而震惊。德国之声引述分析人士的观点称,美军击毙苏莱曼尼的行动不仅对伊朗构成了沉重打击,也使一切缓解中东局势的努力化为乌有。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网站也刊文指出,美国发动的这次袭击是伊朗与美国关系的一次严重升级,令整个地区陷入焦虑。

  “过去4年,美国政府从伊拉克、叙利亚和中东其他地区收缩兵力,伊朗则利用打击‘伊斯兰国’极端组织、‘基地’组织的机会填补权力真空,扩大在伊拉克、也门、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等地的影响力。目前,美国认为伊拉克有落入伊朗势力范围的危险,故通过定点打击,意图遏制伊朗在伊拉克的军事影响力,重新将伊拉克拉入美国在中东的联盟体系。”孙德刚认为,美国与伊朗的冲突焦点在于争夺海湾地区主导权。

  风险上升 动荡继续

  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,当地时间1月5日晚,伊朗政府宣布进入中止履行伊核协议的第五阶段即最后阶段,放弃伊核协议中的最后一项关键限制,即“对离心机数量的限制”。

  伊朗方面的强硬态度引发外界担忧。“伊朗可能采取有限度的报复措施,包括在伊拉克支持‘人民动员组织’等什叶派反美武装,在也门支持胡塞武装,在叙利亚支持巴沙尔政府收复失地,在巴勒斯坦支持哈马斯反对以色列。同时,伊朗可能与以色列在叙利亚南部地区交火,或阻断海湾地区海上石油运输线。”孙德刚说。

  《纽约时报》援引美国网络安全高级官员和安全专家的分析称,伊朗还有可能对美国进行网络攻击,潜在目标包括制造设施、油气工厂和运输系统。

  美国国防部3日表示,将向中东增派3000名士兵。英、法、德等北约盟友纷纷呼吁美国保持克制。美国总统特朗普在3日的电视讲话中称,美国采取的行动是为了阻止一场战争,而不是发动战争。

  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,当地时间1月4日,伊朗武装部队总参谋长阿博法兹尔·谢卡奇表示:“美国人必须知道伊朗不会急于作出回应。我们有耐心考虑并制定计划,以严厉应对美国的这种恐怖行动。”

  针对美伊此番表态,孙德刚认为,目前,美国和伊朗都不希望触发大战,除非美国军事基地或以色列本土受到袭击,否则美国不会作出强烈反应。不过,随着双方博弈升级,发生擦枪走火、以暴制暴的概率有所增加,中东地区出现局部冲突的风险也随之上升。

  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。埃及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拉贾指出,伊拉克正在逐渐成为美国和伊朗地区博弈的主战场,这或将导致伊拉克局势坠入无底深渊。

  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,受经济低迷、腐败严重、失业率居高不下等因素影响,伊拉克国内爆发多起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活动,政局不稳,社会动荡。而今,美国和伊朗的对抗给这个本就不安的国家增添更多变数。

  “伊拉克的社会稳定可能遥遥无期。”王晋指出,一方面美国在伊拉克境内未经授权便发动空袭的行为,或将引发伊拉克国内一波声势浩大的反美浪潮,另一方面伊拉克可能成为伊朗对美国采取报复措施的前沿战场。

  孙德刚也认为,未来,伊拉克的内源性民生问题与外部大国的地缘政治争夺相互交织,恐将促使其国内不同派别之间的纷争趋向国际化、复杂化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伊拉克国内民族和解的难度将继续增大。

  当年,美国贸然发动伊拉克战争,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乱摊子。而今,久违的安宁何时能够回归伊拉克?答案仍是未知。

(责编:杨光宇、曹昆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ravelwithacanuck.com